关于统战学学科界定的理论思考

发布时间: 2013-05-03   浏览次数: 262

  关于统战学学科界定的理论思考

刘新庚、傅建平、李佳晁

一、统战学应为研究统战现象及其运行规律的专门学科

统战学的学科研究对象到底是什么呢? 笔者认为,统战学作为研究国家统一战线问题的专门学问,其学科研究对象就是人类社会中客观存在的统一战线现象及其运行规律。

关于统战学的特定研究领域,我们应该做严格的学术思考和逻辑界定。统一战线是社会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它作为一定社会政治力量的政治联盟及其实践活动,是自从政党产生以来就有的客观现象,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既然各个历史时期、各种人类社会都需要搞统战工作,即统一战线是社会的和历史的客观现象,社会就必然要设置一门学科来研究和诠释这种客观现象,因此,统战学的产生就是客观的社会需求。统一战线到底是什么?其本质何在?统一战线的运行是否有规律可循? 能否建立用于指导统一战线工作实践的统战学?……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顺应社会需求,专门研究统一战线这种特定的社会现象。这一特定的社会现象,就是统战学学科的特定研究对象,其展开的研究问题就是统战学学科的特定研究领域,任何其他学科都不会来研究和诠释这种现象及其领域。

从学科内涵的视角审视,统战学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学科,是反映人类社会统一战线现象发生、发展和变化规律的知识体系。从社会功能意义上说,统战学又是一门研究协调关系的科学,研究统一战线战略策略的科学,也是研究一定社会阶级力量和社会力量配置的科学,即研究各种社会力量最佳配置的科学。

二、统战学应是隶属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二级学科

毛泽东同志在党的七大上就已指出:“统一战线是一门专门的科学,我们党内很多人还没有学会,很多人很不善于同党外人士合作,我们要学会这门科学。”但在改革开放以前,统一战线一直没有被当做一门独立的学科来加以研究,常常被放在科学社会主义或党史党建学科来阐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李维汉同志在19793月的统战系统干部大会上,重新提出了“统一战线是一门科学”的命题。但如何将这一科学的命题建设成一门学科,还有待于大家进一步努力,首先就必须科学界定其学科属性。笔者以为,就统战学的理论属性而言,统战学应该是隶属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中的二级学科。

首先,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统一战线的指导思想,为统一战线的研究和统战学的建构指明了科学的方向,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其次,列宁在苏维埃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中,全面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同时也大力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统一战线的思想体系,大大推进了统战学学科思想体系形成的进程。

最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统战思想使统一战线理论在中国得到最充分的发展,标志着统战学学科理论体系的日渐成熟。

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二级学科,统战学的理论体系中应始终贯穿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精髓。

第一,在统战学的学科论中,统一战线与统战学的定义、统战学研究领域和研究任务的确立、统一战线基本矛盾及其运动规律的揭示等等,都是马克思主义战略与策略思想的具体拓展。第二,在统战学的实践论中,有关统一战线的一切实践活动,都闪耀着马克思主义实践第一的思想精髓。第三,在统战学的方法论中,不论是统一战线的组织、统战工作的领导,还是统一战线中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都是对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思想的生动演绎。

三、统战学应是构建和谐社会、服务人类和平的应用型学科

笔者以为,就统战学的实践属性而言,统战学应该成为一门促进和谐社会建设、服务人类和平事业的应用型学科。

江泽民同志在2000年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指出:“进入新世纪,党对统一战线的基本要求是:高举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旗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服务,为维护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服务,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服务,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服务。”

党的十八大报告进一步指出:“统一战线是凝聚各方面力量,促进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的和谐,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重要法宝。要高举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旗帜,巩固统一战线的思想政治基础,……促进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中国共产党关于统战学的科学论断,既进一步确立了新的历史时期统一战线的重大使命与战略意义,也为正确认识统战学学科的应用属性指明了方向。

就学科本质而言,统战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应用型科学。尽管统一战线理论是作为人们主观认识过程的理论形式而存在的,但它的本质就是组织和领导统一战线实践活动的科学。事实上,统一战线是一定社会政治力量的政治联盟及其实践活动,是理论指导下的作为一种客体形态和实践过程而存在的实践活动,是为了实现特定政治目的的工具,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统战学学科的应用性。

就具体功能而言,统战学是一门组织队伍、指导革命和建设的应用型学科。作为马克思主义战略和策略学说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作用显然是在对具体革命和建设实践的主观指导方面。

虽然它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下属的意识形态学科,但它是一门应用性很强的意识形态学科,是指导统战实践的应用型学科。

就其产生渊源而言,统战学的形成,本身就是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经验的总结与升华。可以说,统一战线是我国社会政治力量的政治联盟及其实践活动,在民主革命时期,它是团结各族人民和各派政治力量谋求人民翻身解放的武器,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它是凝聚各种力量共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实践活动,对统战学的客观呼唤也必然需要升华为科学的理论体系,成为客观性、实践性很强的理论学说。

就学科类别而言,学科总体上可分为理论型学科和应用型学科两大类。作为隶属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二级学科,统战学也应承担起为人类谋求福祉的历史使命。笔者也正是从立足人类社会的长远发展角度,认为建立统战学学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在正确认识和揭示其内在的科学原理及其运行规律的基础上,既要为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服务,为促进我国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长期繁荣稳定与祖国和平统一服务,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也要为维护世界和平、构建和谐世界、促进共同发展服务。

 

(本文源自《江西社会科学》2013年第1期《关于统战学学科界定的理论思考》,原文约6000字;作者刘新庚系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指导教师,傅建平系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李佳晁系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生。)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