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战线回应阶级阶层结构变化的战略思路

发布时间: 2013-05-03   浏览次数: 217

统一战线回应阶级阶层结构变化的战略思路

郭红霞

统一战线是不同社会力量为了实现一定的共同目标或共同利益而结成的政治联盟,其价值彰显恰恰在于异。社会异质性越强,统一战线的价值越明显。面对日益个体化、阶层化、多样化的社会阶级阶层结构,统一战线面临着新的挑战。一是其内部构成发生了重大变化,工作范围不断扩大,工作对象日益增多,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广,不再局限于特殊领域的中上层人士,任务越来越重;二是如何处理新老阶级阶层间的利益关系与矛盾冲突,协调党、国家、社会、个人之间的关系,把日益独立的社会力量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在社会分化的基础上实现新的整合等问题都进一步凸显出来。回应这些变化与挑战,统一战线必须明确以下战略思路:

(一)树立大统战意识,建立大统战机制和格局

全党必须树立大统战意识,逐步建立大统战机制,形成大统战格局。在定位上,真正把统战工作放到党和国家的战略高度上去认识,放到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中去思考和谋划;在对象上,彰显统一战线的广泛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断拓展新空间;在工作手段和方法上,与时俱进,应工作对象的变化而变化,在传统的政治教育方式之外,探索多元化、针对性强的手段和方法;在机制上,走出“统战工作是统战部门的事情”的认识误区,形成全党重视、政府支持、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联动机制。

(二)固本纳新,建设动态开放的统一战线

统一战线是社会阶级阶层结构的反映。工农联盟是统一战线的基础,新的社会阶层工作是统一战线工作新的着力点,统一战线的发展充分反映了社会阶级阶层结构的变化。结合现实,做好这两项工作需要注重以下几点:

第一,还原“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新的社会阶层”等抽象概念所模糊的具体群体。“工人阶级”、“农民阶级”这些抽象的概念已不足以用来认识和把握具体而真实的阶级阶层。按照意识形态划分,工人阶级包括企事业单位的工人,国家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的管理者以及专业技术人员(知识分子);按照生产资料所有制和生产关系划分,工人阶级包括国有企事业单位的工人、集体企业的工人、非公有制企业的工人、失业下岗工人;按照户籍划分,工人又分为城市户籍的工人和农村户籍的工人(农民工)。在意识形态、生产资料所有制、户籍等多元标准的切割下,抽象的、高度同质性的“工人阶级”已经分化成了若干相对独立的群体。

第二,把工人、农民纳人统战工作的对象。在党的统一战线史上,工人、农民始终是统一战线的工作范围,但是,把工人、农民作为统战工作的对象,只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新中国成立后,工人、农民作为党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共产党的“自家人”,是统战工作的基础,但不再是统战工作的对象,在统战系统的设置中也没有相应的部门,巩固和发展工农联盟缺乏实质内涵。其前提就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在根本利益上是一致的,工人阶级是中国共产党的阶级基础、农民历来是工人阶级的天然同盟军等先天的历史联系。面对分化的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如果还是停留在抽象概念的层次,看不到具体而真实的阶级阶层及其差异,看不到大部分工人、农民在利益格局调整中的弱势地位,仍然想当然地认为二者是社会主义制度和党的领导的坚定拥护者,在认识上就会以偏概全甚至自欺欺人。

第三,切实做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统战工作,不断凝聚新力量。党的十八大指出,要鼓励和引导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做好这项工作,一是要增强对做好这项工作重要性的认识。二是要摸清底数。这是工作的基础。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是传统体制外的“社会人”,大多是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中就业,还有一部分是自由职业者。三是要开展调查研究。了解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主要构成部分,了解其在经济利益、思想观念、社会作用等方面的差异,了解其真实情况及利益诉求。

(三)顺势而为,借力社会组织和网络,延长统战手臂

社团激增的现状和蓬勃发展的网络社会、再组织化与网络社群的现状和趋势是摆在执政党面前的崭新课题。社会组织和网络是统一战线的新领域,也是统一战线必须借重的新载体。

第一,正确认识社会群体依托社会组织或网络社区而出现的再组织化趋势。社会组织和网络社区对社会群体及其利益的组织化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组织化能够实现力量的整合,有可能增加冲突的强度,或者构成对现行政治的威胁力量。“哪里的利益充分团体化了,哪里就有更多的机会对政治决策施加影响”。另一方面,组织化有助于利益诉求的集中、有序表达,利益冲突的合法化、理性化、制度化以及可预期、可控性。在此意义上,社会组织是结构分化的社会实现有机团结的纽带,是分化的社会获得整合的载体和基础。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第52届联合国大会上把社会组织的发展列为影响当今世界的第五大因素,就是充分认识到了社会组织发展的客观性及其积极作用。

第二,善于借力打力,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特别是社团的作用。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社会组织数量少、规模小,每万人拥有量为2.7个,远远低于日本的97个、美国的52个。换言之,我国社会组织方兴未艾。借助社团之力,是统战工作的传统。对于经过注册登记的社团,可以将其业务主管部门作为有效沟通的中介;对于没有注册的社团,要关注那些对经济、政治、社会等影响大的,抓住其骨干力量联系交友、进行引导。同时,还要适时创新理念,减少政治说教,增加人文关怀,动之以情、明之以理,惠之以利、规之以法。

第三,拓展新领域,驾驭新媒体。新媒体时代的到来,已经或正在引起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等领域的革命,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促使人们不断地去调整。一是及时利用新媒体建立统战工作的网络社区,打造统战工作的新平台。二是堵不如疏,操纵不如尊重。三是加强监测。面对网络社群,必须建立动态监测。

()发挥体制赋予统一战线的地位和优势,推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和民主法治在制度和理念层次的确立和完善

和谐的社会不是没有利益差异、矛盾冲突的社会,而是有利益表达、利益协调和利益冲突调节机制的社会。因此,统一战线除了做好各个领域工作对象的工作,以统一战线内部关系的和谐为社会的和谐奠定基础外,还要充分发挥自身在我国政治体制中的地位和独特优势,推进社会公平正义和民主法治在理念与制度层面的确立和完善,以保障、兼顾和协调不同阶层与群体合法合理的权益,促进社会成员的合理化流动,这是阶级阶层、社会群体和谐之本。

 

(本文源自《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3年第l期《我国社会阶级阶层结构的特征与统一战线的战略思维》,原文约6500字;作者郭红霞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统战理论教研室讲师。)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