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社会阶层间的封闭状态与趋势

发布时间: 2013-10-18   浏览次数: 336

徐晓军

    一、阶层间的代内与代际封闭状态及趋势

阶层间封闭性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可以从横向和纵向两方面进行考察,从横向的角度来看,阶层间的封闭性表现为代内阶层间的封闭性程度;从纵向角度来看。阶层间的封闭性则主要指阶层间的代际封闭性状况。

1.代内阶层间的封闭性日益明显

    代内阶层间封闭性是阶层封闭基本的也是显性的表现形式,由于阶层之间社会交换过程中存在资本兑换比率,这个比率以社会契约的形式影响不同阶层间的交换。阶层之间距离越大,资本兑换比率也就越大,这样就导致上层社会成员在交换过程中对下层社会成员进行主动排斥和下层社会成员被动排斥的过程中都逐渐内固。因此,代内阶层间的封闭性在“排他”和“内固”的双重机制作用下日益明显,具体表现为以下三点:首先,稳定的阶层结构的形成。稳定的阶层结构的形成是代内阶层间封闭性的宏观表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已分化为若干社会阶层,凡是现代社会阶层的基本构成成分都已具备,现代的社会阶层位序已经确立,现代的社会阶层结构已经在中国形成,目前已经行成了以产业工人、农业劳动者、国家和社会管理阶层、经理人员阶层、职业技术人员阶层、商业服务业员工阶层、私营业主阶层、自由职业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为主体的社会阶层结构,虽然新的阶层在不断出现,但是不会对整个社会的结构产生大的影响。其次,阶层意识的日益强化。阶层意识增强的结果是增强了社会成员对本阶层成员的认同和对其他阶层成员的排斥,从而加剧了阶层间的封闭性。随着稳定的社会阶层结构的形成,社会成员通过与其他社会成员的比较而对自己隶属于哪一个群体已有越来越清晰的认识,阶层归属感增强,前面大量的调查数据显示了这一现象。最后,社会行为中的阶层性日益明显。社会成员阶层意识增强的结果是每个社会成员尤其是上层社会成员之间相互模仿,从而与本阶层社会成员保持一致。前面分别阐述了在居住、教育、结婚、径济、交往、文化和应对风险等具体社会行为中阶层化已成为一种趋势。这三个方面的阶层化表现不仅反映了当代中国社会阶层之间较强的封闭性状态,而且反映出了极强烈的阶层封闭性趋势。

    2.代际阶层间的封闭性通过阶层的持续再生产而凸显出来

    代际阶层间的封闭性突出地体现在阶层成员的再生产上,它是社会不平等的极端表现,阶层成员的再生产通过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的代际间传递而实现,因此,阶层间代际的封闭性增强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经济资本在代际间传递的现象越来越明显。突出体现为父辈拥有的经济资本直接成为社会成员经济资本的衡量标准。二是文化资本再生产的能力增强,这点突出体现在不同阶层出身的社会成员在受教育的机会和能力之间的差异增强,更体现为父辈拥有的文化资本状况对社会成员在受教育、工作选择时的影响越来越明显。三是社会资本在代际间的转化能力增强,直接体现为社会成员在父辈建构的社会关系网络的基础上扩大自身的社会关系网络,更表现在父辈的社会资本可以直接转化为社会成员的社会资本存量。可见,由于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在代际间的传递现象在当代中国社会中表现得越来越明显,阶层持续再牛产的周期缩短、能力增强,代际阶层间的封闭性在阶层的再生产过程中暴露无遗,而且这一状态似乎走上了惯性的轨道,趋势越来越明显。

二、制度设置型与市场强化型社会流动障碍双重作用下的阶层间封闭状态与趋势

    阶层间的封闭与阶层间的流动二者是一体两面的,社会流动率是阶层间封闭的直接表征。在任何一个社会,由于存在不同形式的阻碍社会流动的力量从而使阶层间走向封闭。在传统社会中,社会流动的障碍主要表现为制度设置型的,而在现代社会则表现为市场强化型的。当前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这两种障碍都不同程度地影响着阶层之间的流动,从而使我国当前社会阶层间的封闭性具有自己的特色:一方面,在相当一部分传统的制度设置型社会流动障碍仍然存在的情况下,市场强化型障碍渐渐显现出来,出现制度设置型障碍与市场强化型障碍共同起作用的局面。另一方面,由于制度存在路径依赖的特点,制度设置型障碍在一定程度上与市场强化型障碍二者相互作用、相互强化从而导致阶层间更加封闭。制度设置型障碍对市场强化型障碍的强化表现为社会成员在被动接受制度设置的情况下参与市场竞争过程中遇到的障碍会被制度合法化;被社会成员接受;市场强化型障碍对制度设置型障碍的强化表现为后者运作过程中会逐渐得到制度设置者的认同从而成为制度设置的一部分。制度设置型与市场强化型社会流动障碍的双重作用及其相互弥化,将当前中国社会阶层间的封闭性程度推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状态,而且这种强化阶层封闭的趋势非常明显。

    三、各种阶层化现象相互强化过程中的阶层封闭状态与趋势

    通过前面的考察,我们不难发现,阶层间的封闭性主要表现为空间封闭、教育封闭、经济封闭、文化封闭、组织封闭、互动封闭和机会封闭。这些形式的封闭之间并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作用的,相互作用的结果使他们之间相互强化,导致各个领域内阶层化现象更加明显。空间封闭的表现形式是社区的阶层化,社区阶层化的结果是不同阶层社会成员在居住空间上隔离开来,从而限制了不同阶层社会成员之间的交往,所以很可能强化社会交往的阶层化。而如前所述,社会交往的阶层性特征会在客观上促进阶层内婚姻,从而成为婚姻阶层化的重要条件;不同阶层社会成员之间在经济方面的差异会影响社会成员受教育的质量(因为受教育是需要经济投人的),从而进一步强化了教育的阶层化,教育的阶层化又会影响社会成员的文化资本拥有状况,从而不可避免地影响文化的阶层化,同时教育阶层化导致不同阶层成员得到的回报不同,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消费的阶层化;在现代社会,抗风险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经济支持为保障的,所以经济的封闭会提高阶层封闭的程度。

与此同时,不同领域、不同层面的阶层化现象发展的结果,减少了不同阶层成员之间的交流、强化了阶层内部的共性、凸显了阶层间的差异性,从而增强了社会成员的阶层意识和阶层归属感,使不同阶层之间的边界日趋明晰化,边缘阶层成员逐渐减少,这不仅促进了代内阶层间的封闭性,也使阶层的再生产得以继续,进而形成了一个个相对封闭的社会圈子。阶层间封闭性在这些圈子形成的过程中越来越明显,最终成为一种趋势。

 

(本文源自徐晓i军著:《阶层分化与阶层封闭——当代中国社会阶层封闭性专题研究》,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61日版第317-321页;作者徐晓军为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教授。)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