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阶层的互动有利于社会稳定

发布时间: 2013-10-18   浏览次数: 252

万家阳

一个稳定的社会,一定是一个开放、平衡的社会,一个社会阶层互动的社会。因此,保持社会的稳定在于创造动态平衡的机遇与机制,防止阶层固化。

社会阶层是一个自然概念,是指以利益为基础划分的社会人群。通常所说的白领阶层、蓝领阶层、低收入群体等等,都是社会阶层。这种划分没有细致的标准,大体是根据这些人在社会上拥有的收入水平,占有的社会资源,以及在社会上获得的评价程度,和本人对所处阶层文化认同。

虽然说,法律规定是人生而平等,但实际是指人格权的平等,不可能是经济地位与社会地位的平等。在获得财富不平等后,拥有社会其他资源也就可能不平等,使得不同阶层的人在社会评价上存在客观上的差距,从而使不同阶层的人在社会上受尊重的程度感与尊严感有所差距。因此,我们可以看出社会阶层突出的差异性,特别是利益上的差异性是区别不同社会阶层最主要的依据。

界别是一个政治学概念,它与社会阶层有着紧密的内在联系,但两者之间也存在很大的差异性。界别的概念包含这些方面的内容,一是界别是指向横向群体,而阶层指向的是纵向群体;二是界别之间强调的是政治上的平等性,阶层反映的是利益上的差异性;三是界别既包含着经济利益,也有政治诉求的内涵,而阶层仅指经济利益。总之,界别是一个由政治诉求相同或相近,有着广泛的文化认同的政治团体,它与社会阶层之间有着天然的渊薮,界别与阶层之间是既有紧密联系,又相互区别的。

从社会阶层的自然属性来看,由于它是以共同的物质利益为基础形成的,没有严格界限的社会群体,这个群体有共同的利益基础,有共同的文化认同,而社会阶层又具有纵向的发展趋势。因此,当阶层相互流动(主要低阶层向高阶层的流动)与转化被外力隔离时,不能形成一个开放的阶层时,处于社会低阶层的群体因为绝望就会产生反抗社会的负能量的聚集,当这种能量集聚到阶层无法承受的时候,就可能引发社会的动荡与不安。

消除社会阶层、特别是处于低层的社会群体的不满,需要打破社会阶层之间的固化条件,让处于不利地位的社会阶层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社会提供相对公平的环境下自由、公正、合法地搏击完成阶层的转化,那么处于低阶层的人都能看到希望,都能感到体面、尊严的生活实现难度并不大,看到实现人生价值的机遇,就可以很好地消除这个阶层负能量的集聚。如果社会的公共资源被既得利益阶层垄断,使得该利益成员“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的话,那社会将是极端危险的,必须通过改革,打破“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这种有害于社会稳定的利益垄断。

一个和谐、稳定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开放社会。在这个开放的社会里,各个社会阶层的诉求都应当被充分的表达,不应出现“语霸”,而社会阶层获得这种话语权的重大目的在于,防止既得利益阶层独霸话语权,防止弱势群体被“代言”,防止既得利益者通过表面合法的形式攫取更大的利益,剥夺弱势群体的利益和机会。社会阶层获得这种话语权的渠道多样,但通过人民政协这一主流渠道,是其很重要的一个方式。社会阶层进入政协这一平台的形式,就是界别。各个社会界别组成了人民政协,通过政协履行三大职能,提出建议、批评等形式,表达不同界别的愿望与诉求,并通过制度化的程序使这种诉求转化为决策者的决策,使之愿望得到满足,促进社会阶层之间的融合,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的包容和谐。

从政协设立界别的目的与作用来看,政协应当由社会各个阶层的代表人物组成,政协委员理应是各社会阶层的代表人物,也就是该阶层的代言人。但在实际操作中,尚存在一定的差距。究其原因,主要是阶层是个自然概念,现实中很难进行操作,阶层之间缺少一种严格的客观标准,而且社会阶层过于复杂,也难以制定统一标准,遴选阶层的代表人物。政协界别是政治概念,由界别代表人物担任政协委员,由他们来为所在的界别代言,表达其所在界别的利益诉求。但在界别设置方面也存在很多不足。因为界别设置虽然有其科学性,但也有其特定历史局限性。而社会阶层是一个由利益为核心的群体,随着发展处在不同的阶段,会有新的利益群体的出现,新的社会阶层的出现。因此,界别与阶层之间存在着时间的滞后性。在现实中可以看出这些不足,一是界别中阶层有交叉模糊的现象。二是社会上一些新出现的较大群体,具有明显阶层特殊性,却没有相应的界别与之对应,比如说司法界等。三是一些社会阶层长期被忽视。比如农民阶层、工人阶层就没有相应的界别。他们的诉求在政协的渠道中没有表达显然不符合现代民主政治社会的发展要求,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四是界别变化的滞后性,这关系到政协作为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组织,对社会各界的涵盖是否全面的问题。从 1949 年人民政协成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60 多年。这 60 多年里,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世界形势也发生了根本改变。国家的经济基础变化和社会结构变化,党派、团体也有所改变。人群结构日益复杂,新的社会阶层、新的利益群体在不断地出现变化,对提供利益诉求和政治参与的组织渠道同样提出了新的要求。这必然要在国家的政治体制中有所体现,有的实际上已经体现在了现有的界别中,有的仍游离于我们政治制度之外,值得我们去关注和研究。

人民政协的两大主题是团结与民主。团结,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形成共建小康社会的合力;民主,就是在政协的大舞台上,各社会界别可以充分表达意见建议和诉求,并将各界别的诉求、意愿传送给党委政府,党委政府在决策中作为重要的参考依据,从而在制定相关政策时充分考虑社会各个阶层利益,为各个阶层创造更加和谐、公平、公正的机遇,为社会创造一个更加开放的系统,这种开放性表现为多个层次上,不仅表现为权力的开放,更表现为社会阶层的开放,使社会阶层不至固化,利益阶层不会固化,从而使各个社会阶层像一个健康的植物细胞一样,进行交换与循环,保持机体健康状态。

 

(本文源自《人民政协报》2013 8 7 日第 4 版《社会阶层的互动有利于社会稳定》,原文约2400字;作者万家阳系安徽省蚌埠市政协研究室副主任。)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