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政协界别主体参与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 2013-10-18   浏览次数: 177

郭丽兰

政协的界别主体构成是中国协商民主的一个重要优点和特点,具有广泛性、代表性、民主性的特点,它不仅有党派团体的特征,还有阶层、行业、民族、区域等多重特征。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现有的界别主体设置和划分还存在着若干可完善之处。在当今经济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的历史条件下,如何优化界别设置、发挥界别优势、健全界别工作制度、彰显界别特色、体现界别功能,直接关系到人民政协作用的有效发挥和人民政协事业的创新发展。

1.合理调整、完善界别主体设置。人民政协作为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其界别设置应尽量吸纳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的代表人士。在审慎、稳定,微调的前提下,合理调整、完善界别主体是发挥界别协商作用的重要前提。

第一,适当增加某些界别主体。一是提高社会的中下阶层的比例;二是对于新兴社会阶层,政协应积极地开展调研, 尽早明确新社会阶层的界别概括和界别划分,及时进行合理的设置和调整。对在经济增长贡献较大的行业和在人口总数中占较大比例的群体,其代表人士要及时吸纳到政协委员队伍中来。可以在已有的界别中增加委员名额,在相关界别中补充新的社会阶层代表人士; 或邀请其中典型性强的人士以个人身份参加政协; 也可根据当前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增设法律界、中介组织界等独立界别,以吸收日益壮大的更广泛的新社会阶层的代表。

第二,调整有关界别主体。有些界别之间存在着交叉的情况,如科学技术协会与科学技术界,青联界和共青团界、台盟和台联等。可通过整合或合并的方式,减少交叉界别之间的重叠情况。

第三,细化界别主体内部的划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相关界别内部开始分化,现有的界别设置需要细分。如农业界,中国农民数量庞大,以往称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在农村,其分布广泛,差异性大。社会的变迁,使得传统意义上的农民阶层产生了巨大分化,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再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村人口”,部分农民特别是“失地” 农民逐步向城镇转移,成为“进城务工人员”,对于这部分人群, 社会阶层的属性与传统意义的农民已经不尽然相似,因而需要细化界别内部的分层,更好地反映和代表农民利益。

第四,调整界别主体的比例构成。在界别中,不仅需要行政领导干部,也需要普通群众,而现实是,界别中来自一线的、基层的委员太少。政协委员需要大众化,需要来自基层的委员,因而增大界别中基层、普通大众的比例,以实现社会的“精英”和“大众”的共同民主参与、政治协商才是正常的、合理的,也是十分必要的。

第五,规范特邀阶层的内部构成。各地政协的特邀界往往成为一个委员成分最庞杂, 委员构成多元,人数最多的界别,这需要予以规范。应该选取其中具有较高参政议政能力、较强的政治积极性、能与所代表群众保持密切联系的委员,成为真正的政协的代表。

2.增强界别主体的政治协商能力。政协委员是来自各界的代表,他们应该按照政协章程的规定,履行政协的职能。通过提高政协委员的协商民主素质,培养政协委员的政治责任感、效能感,发挥委员在界别活动中的积极作用。

第一,加强界别委员的学习。作为政协委员,特别是如周星驰类明星委员,首先,学习政协的相关规章制度,在制度的框架内,依法行使委员权力和履行相关义务;其次,学习作为政协委员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从“明星”到“委员”的转身,需要的不仅仅是个人表现,更重要的是能够代表所属界别,发出界别的声音,表达界别的利益诉求,而这需要一定的政治责任感、政治素养和参政能力,而这是需要通过学习习得的。

第二,加强界别委员的沟通。一方面,强化与其他委员之间的动态关系;另一方面,强化与百姓之间的联系,搭建界别委员与群众之间的桥梁。委员对本界别的民意进行调查和研究,撰写的提案不再是个人名义,而是能够真正反映民意,反映本界别焦点问题的提案,真正成为本界别的“发声器”。

第三,建立健全界别工作平台。通过政协全会、专题议政会、座谈会、政情交流等,突出界别的整体性,通过召开界别例会,促进界别活动“ 常态化”,为扩大社会各界有序政治参与创造良好条件; 搭建界别内部和界别之间的交流、互动的平台,通过界别之间互相调研、学习等活动,实现资源互补,形成界别协商合力。

3.健全界别主体的规范机制。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通过完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这也同样体现在界别主体建设上的制度化、机制化。明星成为政协委员,并不是要让他们成为会议“花瓶”、“ 举手器”、“按键器”。要通过健全和规范界别主体工作机制,为充分发挥界别的主体作用提供制度保障。

第一,提名机制。在政协委员的产生办法上,建立完善协商提名机制,尽量体现民意。应该合理确定提名单位,拓宽提名渠道,推荐名单通过适当的方式在界别范围内进行公示,广泛听取群众意见,使推荐的结果透明化、更能反映界别的真实意愿。

第二,述职和监督机制。作为界别利益的“代言人”,需要对界别委员进行考核和监督。一方面,可以通过政协章程的相关规定进行制度监督;另一方面,可以通过透明化的方式,通过媒体或网络的方式,将政协委员的工作情况公开化。被选出的政协委员必须定期向本界别群众报告履职情况,让本界别群众、甚至普通大众了解委员的工作状况。这样,既可以加强委员与所在界别群众之间的联系;又可以让本界别群众监督其是否具有真正的代表能力和参政议政能力。其实在明星委员中,也不乏像濮存昕、吴小莉等拥有良好口碑的政协委员,因而明星委员如果进入角色,可以为本界别提供真正体现本界别利益的政协提案。

第三,退出机制。参政议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是非常神圣的而严肃的政治行为。作为政协委员,按照法定程序参加政协会议,提供高质量的政协提案,是最基本的要求。无论是明星或是其他政协委员如若多次不参加政协会议,消极作为,不能代表本界别的利益,就必须实施定期的退出机制,以确保界别主体功能的有效性。

 

(本文源自《党政干部学刊》2013年第5期《界别协商的主体问题浅议》,原文约5400字;作者郭丽兰系中共广东省委党校科社部副教授。)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