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派社会基础的当代重构

发布时间: 2013-10-18   浏览次数: 149

郑晓丽

     从历史上看,能否紧扣不同历史时期的主要任务关系到民主党派的社会基础与活力,在当前社会阶层不断分化的大背景下,由于自身组织机构的缺陷以及参政议政、组织发展和干部队伍建设的功利化,民主党派的社会基础面临萎缩和虚化的困境。根据地方人才构成特色发展成员,发挥成员的团队优势和比较优势,拓展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有效化解社会矛盾是基层民主党派获得实质生存空间的最重要渠道。

(一)把握民主党派在向现代政党发展中的新要求

1.夯实基础是民主党派生存和发展的前提

新时期民主党派的价值追求要从政治安排转向社会需求,明晰生存和发展的土壤。除了关注传统领域的知识分子群体,更要关注两大新生群体,以顺应潮流形成稳定的社会基础。一是被划分在“操作层”的劳动技能型人才,作为从直接从事生产劳动者中分离出来的脑力劳动者;二是改革开放以来所出现的主要由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和自由择业的知识分子组成的新社会阶层。

2.利益代表是民主党派生存和发展的关键

从我国的实际来看,在根本利益一致的基础上,利益主体日益多元化,社会成员的利益诉求意识不断增强,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和方式呈现出多样化。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公民可以通过各种大众传媒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和政治判断,这就使民主党派理论上所承担的利益表达和整合、社会动员等政治中介职能受到了根本性的削弱。是否真正实现利益代表,不在于自我宣称和被安排,关键在于实际的作为和社会的认同程度。各民主党派要依据各自本身特性和特定优越性,客观公正地表达各种利益主体的利益诉求,在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中发挥应有的作用,这也是民主党派存在的重要政治价值之所在。

3.有效参政是民主党派生存和发展的根本

中国共产党所期望的是具有更强参政能力、对我国社会发展发挥更多积极功能的参政党。当前全国的民主党派成员只有84万人,在现有的数量规模和政治条件下,要通过运用现代社会的组织形态拓展自己,有效发挥政治资源优势,敢于并善于加强政治民主监督,使执政党看到单从自己的立场视角所看不到的现象和问题,对一些政治隐患保持足够的警惕,提供解决问题的独特智慧和思路,约束因长期掌权而慢慢滋生的傲慢、自负和任性,对多数权威进行权利制衡,促进政治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二)探索民主党派基层组织发展中的新突破

1.立足地方实际,拓展社会基础

打破界别、学历、职称等民主党派基层组织发展的硬件瓶颈,根据地方人才构成状况发展新成员。留在党外的符合传统界别、学历、职称条件,可供民主党派基层组织选择的余地越来越少,另外,新社会阶层中的私营企业主,老一代的大都没有高的学历职称,新一代的有学历但缺乏获得职称的渠道。每个地方的发展重点不同,集聚的人才类型也不同,民主党派要从地方发展的实际出发,适当放宽职称、学历等,重视本地优秀人才的培养过程和发展后劲,加强与代表性人物、重要群体的联系。

2.完善人才配备,发挥成员优势

人才队伍是民主党派履行职能、发挥作用的组织基础,而人才是多层次、多方面的,对任何一个民主党派而言,都需要鲜明政党特色的代表性人才、参政议政的高手、高质量的后备干部和机关管理人才,不能用一个标准衡量不同的人才。只有科学梳理成员的比较优势,任人唯贤,发挥其强项,或参政议政、或理论研究、或社会服务,使更多的成员获得价值实现的感受和体验,才能人尽其才,实现优势互补,形成智慧和能力的合力。

3.切实践行民主,增强党派认同

作为知识分子密集、对民主政治要求较高的民主党派,完全有必要也有能力在本党派内部创新性地进行民主政治实践,为我国民主政治的发展提供可以借鉴的范本。各民主党派人数有限,分布又相对集中,完全有条件让民主党派的成员享有更充分的知情权,了解本党派重大事项的决策过程、财务开支情况等;自主行使选举权,尝试差额选举、直接选举等,让更多群众基础好、能干事的人在适合的岗位上为党派发光发热。通过充分的党派内民主实践,一方面满足党派成员的普遍需求,增强凝聚力,巩固共同的政治思想基础,另一方面积累经验总结,助推社会民主发展。

(三)拓展民主党派基层组织在社会管理中的新作用

1.参与地方党政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决策部署

作为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社会管理的难点在基层,立足丽水社会管理的状况,各民主党派应加强与相关部门的互动,围绕创新社会管理,就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焦点问题深入调查研究,全面客观地反映群众的呼声和要求,提出可行、可操作、有价值的建议,为地方党政决策提供智力支持。

2.鼓励和引导民主党派成员参与社会管理的具体实践

立足民主党派成员的本职岗位,从工作需要出发,在就业、社会保障、收入分配、教育、医疗卫生等领域探索社会管理的新路子。如丽水民主党派成员中以从事教育和医药卫生的为主,不少是单位的负责人、中层和业务骨干,对于行业的状况有深刻的认识,有强烈的改革动力。一方面需要相关部门开拓思路,完整并及时公开信息,鼓励包括民主党派成员在内的社会各界开展大胆尝试;另一方面,民主党派基层组织通过一定的规划设计,整合各种资源,鼓励成员探索基础教育、社区医疗、医患纠纷化解等新机制、新方法,在实践中提炼、补充、完善,形成成熟的可操作性强的具体经验,推动相关领域社会管理的突破和发展。

3.加强社会管理和创新的民主监督

民主党派要围绕社会管理和创新各项具体工作,行使好民主监督权力,通过民主监督,促进政府职能的转变、公共服务项目的实施、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和谐稳定社会的建设等具体事项的落实。丽水民主党派基层组织一方面重在加强社会管理相关法律,如社会保险法、校车安全管理条例等贯彻落实状况的监督,推动社会管理法治化进程;另一方面重在监督社会管理基层基础建设,如监督丽水市、区“十件实事”的落实状况,重大“民心工程”的实际效果,督促加快破除地方和部门的权责壁垒,进一步整合基层各类服务管理资源,变条块分割、各自为战为全方位、多层次、广覆盖的社会服务,消除服务“盲点”和管理“真空”,使群众办事更便捷、求助有渠道、心情更舒畅。

 

(本文源自《观察与思考》2013年第3期《民主党派社会基础的历史演变与当代重构》,原文约6000字;作者郑晓丽系中共丽水市委宣传部副教授。)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