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管理创新背景下民间信仰事务的法律规制

发布时间: 2013-10-18   浏览次数: 214

文永辉

    一、社会管理创新背景下民间信仰的法律定位

    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虽然没有明确将民间信仰排除在宗教的范围之外,但从其关于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宗教教职人员等方面的规定内容来看,该条例显然主要是针对制度化的五大宗教而设。民间信仰没有固定的神学体系、稳定的教职人员甚至固定的信众,很难适用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进行管理。

    因此,在国家整体层面上,对民间信仰的法律定位不明确。民间信仰的主体不具有合法身份,庙观所占范围内的土地、房屋不可能申请审批,取得土地使用证和房屋产权证,在遇到征地拆迁时没有明确的主体主张权益,在日常财务管理过程中不能向银行申请开设账户,民间信仰活动中也不能按照正常程序申请有关部门审批。2007年,国家宗教事务局成立了第四司,管理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这可以看成是政府对民间信仰的默认或承认。但是,在社会管理创新的背景下,对民间信仰在法律上的这种模糊定位已经很难适应要求。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是当前各级政府和部门最为重要的战略任务之一。社会管理创新,是指在现有的社会资源和管理经验的基础上,引入新的社会管理理念、知识和方法,对传统的社会管理模式及管理方法进行完善,从而建构新的社会管理机制,更好地实现社会管理目标的活动。以民生为价值取向的社会管理创新与法治的目标相辅相成。在社会管理创新背景下,必须从民生文化等视角看待民间问题,从而对其进行准确法律定位。

    首先,民间信仰能够满足民众的部分心理需求。当前我国社会正处于急剧变化之中,社会流动加速、生存竞争加剧、利益格局分化、社会制度不公等问题日益突出,在此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社会底层弱势群体。特别是农村社会,面临市场化和城市化的双重挤压,农民的生活变数增加,压力很大,再加上大量科学无法解释的问题、无法治愈的疾病、无法预测的命运等,导致民众需要从神灵的世界里寻求精神寄托,寻找无常人生中的稳定器和平衡点。

    其次,民间信仰对农村社会的就业、经贸、娱乐等活动具有补充功能。不可否认,农村民间信仰活动的需求,养活了大量的民间神异人士,客观上解决了部分就业。此外,农村娱乐活动很少,一次热热闹闹的庙会或朝山进香活动,对很多精神生活极度匮乏的农村人来说,是一次美妙的娱乐享受。再者,中国传统的庙会从来就具有一定的集市功能,人们在拜祭神灵、祈求福气的同时,进行商品交换,对于当地招商引资和发展旅游经济都具有一定的作用。

第三,民间信仰是中国文化的重要根源。民间信仰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和谐社会建设重要的本土文化资本。”中华民族文化中大量的祭祀、图腾崇拜、节庆仪式等通过民间信仰仪式来完整呈现;族谱、经文、神像、法器、剧本、唱词等传统文化的有形载体通过民间信仰场所和信仰本身得以保存;民间信仰的组织者,如村落中的老人、巫师、道士、端公、算命先生等人,往往是民间文化大师,是民间文化传承的媒介和桥梁,正是通过他们的讲述和展演,中国各地域、各民族的文化得以代代传承。

因此,作为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信仰是底层社会的民生之一,是文化中国建设中必须正视的问题,必须具备大文化视野,从民族文化复兴的高度来看待民间信仰事务的管理问题,法律上也不能对民间信仰视而不见,有必要将其明确合法化。

二、民间信仰场所和组织的法人化

   在以制度化宗教为主的地区,多数都承认宗教组织而不是宗教活动场所经过登记后具有法人资格,可以作为宗教财产权的主体,享有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并享受免税等优惠。在美国,对宗教团体的集会、组织和礼拜,没有批准和登记方面的要求,但多数宗教团体会积极寻求获得某种法人地位,以满足其拥有财产,或从一个更加正式的社团身份中获取其他利益的愿望。

    在我国,没有承认宗教组织的法人地位,而是将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并列,作为宗教财产的权利主体。总体上,从民法的视角来看,民间信仰场所和部分民间信仰组织,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因缺乏登记,其财产范围不明确、财产权属不明,民间信仰场所和组织与世俗社会之间以及其内部常常围绕宗教财产产生利益之争,财产被侵吞等问题也时有发生。因此,赋予民间信仰场所和组织法人资格,是我国对民间信仰主体依法规范管理的重要路径,也可为我国宗教组织和宗教场所的法人化进行探索。

    民间信仰场所和组织要具备法人资格,应当具备哪些条件?各国对宗教法人设立的条件规定不一致。综合来看,国外宗教法人的设立条件,一般是在宗教财产、神职人员、组织机构、信仰人数底线等方面要求一项或多项。

    民间信仰中虽然有大量专业化民间神异人士存在,但他们并非民间信仰的必备要素,多数民间信仰并不需要专业的神职人员与神灵进行沟通。民间宫庙可能由普通的民间信仰人员筹建,民间信仰组织的发起人、参加人都可能是普通的民众。因此,民间信仰法人的成立条件中,应当不要求具备神职人员。民间宫庙要申请成为法人,应当具备一定面积的不动产(包括土地、建筑物、构筑物);民间信仰组织要申请成为法人,应当具有一定数量的活动基金,同时,二者都应当具有一定数量成员组成的稳定组织机构、连续多年(如三年)的主要活动中参与人达到一定数量。在此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后,这些民间宫庙和组织就可以申请登记为法人。对于信众较多的民间神异人士,可以通过注册成立一人公司的模式取得法人资格,便于对其进行管理。

规模较大的民间信仰宫庙和组织进行法人登记后,可以从法律上对其治理模式进行规范,从而规范民间信仰中财产的所有、转移与继承、财务、消防、安全等事务,并且有效控制擅对民间庙观进行改扩建的行为。对于那些规模较小、人气不旺的民间宫庙或私家小庙,以及组织形式不稳定的信仰组织,由于其涉及财务、安全、卫生方面的事务较少,可以由地方基层政权按照一般社会事务进行管理,不必采用法人化的方式。

 

(本文源自《河北法学》2013年第7期《社会管理创新背景下民间信仰事务的法律规制》,原文约5000字;作者文永辉系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