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民主党派成员发展情况的调研与分析

发布时间: 2013-10-18   浏览次数: 1238

田晓玉

民主党派的成员发展,既是民主党派组织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民主党派发挥好参政议政、民主监督作用的前提和基础。为了更好地加强我市民主党派组织建设,推动我市多党合作制度向更健康的方向发展,笔者对我市民主党派成员发展情况进行了调研。

(一)民主党派的成员发展不均衡

目前有的党派组织发展速度很快,人数猛增,像我市民革、民盟、民建、民进等党派连续几年,全年发展党员人数几乎都在70人以上,年净增率都超过了5%,甚至更高。截止到2011年底,这几个党派成员人数都已经接近1000人,有的远远超过1000人。但是,有的党派组织发展速度却很慢,人数很少,像市台盟,2008年—2010年,每年发展的党员人数分别为2人、0人、4人。2011年,市台盟虽然加大了发展成员的力度,但是,全年也只发展了7人,截至到2011年底,市台盟总共成员只有108人。总体上看,八个民主党派在组织发展上存在严重不均衡的现象。

分析其原因:一是由于党派本身来源的特殊性造成的。像台盟、致公党,发展对象具有特定性,从本地域来看,所需成员对象很少,缺少其成员来源。二是新成员“随大流”的趋同心理造成的。这种“随大流”现象在高校表现的尤为明显,使得民主党派组织发展呈现“马太效应”,即“大党派组织”发展新成员存在“相对优势”,更具有吸引力,规模也随着扩大,小党派组织发展相对处于劣势,发展速度缓慢。

(二)民主党派的成员发展空间相对不足

调研中了解到,目前民主党派在组织发展中选择成员的空间相对狭小,可供党派选择的对象不足,发展代表性的人才越来越困难。出现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一是留在党外的优秀人才太少。绝大多数优秀人士在学生时期或者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中共党组织,留在党外的优秀人才极少。同时,现实中,还存在着中共党组织和党派组织争夺发展对象的问题,致使党派发展空间缩小成为必然。二是党派本身缺乏吸引力。一方面,一些民主党派成员作用发挥不明显,党派基层组织涣散,使得党派组织的凝聚力和吸引力不足。另一个方面,民主党派成员的政治安排和实职安排力度不够,党派成员施展才华的舞台和机会相对较少,在客观上影响了优秀人才加入民主党派的热情。

(三)民主党派成员年龄结构相对老化

虽然,近几年民主党派在组织发展过程中比较注重吸收年轻党员,但是党派成员老龄化问题仍然突出。2011年底我市八个民主党派共计9168人平均年龄在53.8岁,51岁以上的人数占总人数的近一半左右。而各民主党派平均年龄也均在50岁以上,民盟、农工党、九三学社、台盟都已超过了55岁,其中,九三学社为最高,达到了57.8岁,接近60岁。

分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受组织发展的条件所限。目前,加入党派组织在学历和职称上都有要求。学历一般要求是大学本科以上,职称是中级以上。二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主要是离退休人员在党派成员中所占的比例偏高,导致党派成员年龄结构相对老化。比如,2011年底,我市的九三学社,60岁以上的党员人数有754人,50岁以下的党员人数有738人。

(四)民主党派的组织发展相对趋同化

目前,我市各党派均没有达到70%主界别的比例要求,虽然,民盟、民建、民进、农工党、九三学社的界别特色较为明显,但是主界别成员的比例也均在60%以下,而民革、致公党、台盟三个党派界别特色明显弱化。近几年来,各民主党派跨越界别发展成员的趋势日益增强,成员趋同化现象日益显现。就高等教育界而言,八个党派拥有高等教育的人数比例都较高,民盟为52.4%、民革为21.1%、民建为10.2%、民进为14.4%、农工党为19.08%、九三学社为27.8%、致公党为5.8%、台盟为8.3%。而像科技界、医药卫生界、社会新阶层人士尤其是私营企业主等都是我市各党派基层组织争相跨界别发展的对象。

为什么造成这种趋同化的现象呢?主要原因如下:一是由党派组织发展的空间不足、各党派竞相争夺人才造成的。二是由各党派的重点分工本身缺乏明确性造成的。目前党派组织发展的重点分工范围模糊,交叉严重。三是由新社会阶层的出现而对其又缺乏明确范围界定造成。各个党派都竞相吸收新社会阶层人士加入本党派,从而加剧了民主党派间的趋同化现象。四是片面追求发展数量、扩大规模造成的。有的党派基层组织片面理解“发展”,简单追求数量,盲目扩大范围,大量跨界别发展成员,导致趋同现象日益扩大。五是利益驱动造成的。一些党派基层组织为解决经费困难,刻意吸纳一些有经济实力的私营企业主加入本党派,以至于削弱了党派的界别特色。

(五)民主党派的成员发展质量有所降低

这个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各党派在组织发展中缺乏高层次人才,缺乏后备干部人才,缺乏有代表性、有社会影响力的人才。二是部分党派成员的政党意识弱化、责任意识淡化、缺乏参政议政的素质和能力。主要原因:一是由于发展成员的选择空间相对不足,民主党派在吸纳党员方面不免降格以求,标准不高、要求不严,导致党派成员的整体素质下降。二是党派在发展成员时,一般都是先看学历、职称等硬指标,甚至把“学历”和“职称”作为主要标准,而忽视了作为参政党必须具备的强烈社会责任感、使命感及较强的政治素质和参政议政能力的考察。三是有些党派成员入党动机不纯,本身就缺乏一种政党意识、责任意识及参政议政的意识。

 

(本文源自《大连干部学刊》2013年第4期《大连市民主党派成员发展情况调查》,原文约5100字;作者田晓玉系大连市委党校统战与文化教研部副教授。)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