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少数民族居住格局的调查分析

发布时间: 2013-10-18   浏览次数: 1283

魏新春

成都是四川省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西部现代化大都市之一。据成都市2010 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少数民族人口为126939 人,占09%。同2000 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少数民族人口比重增加了0.36 个百分点。其中万人以上的有回族、藏族;人口在万人以下、千人以上的有满、羌、蒙古、土家、彝、苗、壮、朝鲜等8 个民族。据成都市民族宗教局的相关统计显示: 成都全市有55 个少数民族成分,每年有近400万人次的少数民族流动人口,少数民族人口流动总体上和一般人口流动的规律是一致的。从总体看,今后仍会有大量少数民族人口进入成都。

少数民族居住格局是研究民族关系十分重要的场景和变量,也是纵横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历史看,相当一部分传承了单位制的住房系统。从现实看,改革进程中城市是社会剧变最集中的场所,居住条件的好与坏、居住档次的高与

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的财富、社会地位、教育水平和社会权利。经过对成都市少数民族居住格局的调查分析,主要有五种情况:

    一是两个民族共同居住。不同民族成员在公共活动场所的表现往往容易成为评判他民族的重要方面。根据我们的调查,共同居住的邻里关系一般来说,不是取决于是什么民族,更多的是取决于居住者的文化修养。在我们的调查中,91% 的人愿意与不同民族的邻里、同事、同学交往,因为大家都认可同属中华民族,应和谐相处,希望相互学习,增进了解。在社区里,也有文化水平不高的打工者和无业闲散人员。这些人的作为也直接影响着他民族对该民族的印象和评价。

    二是单位集体购房,单位出面管理的模式。成都作为省会城市,在政治、经济、文化、交通、讯息等方面的重要地位促使周边地区,包括各个少数民族地区的单位、机构、企业团体纷纷在此设立机构,甚至成建制地迁入。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以单位为中心的居住格局形式,人们居住在自己单位分配的住房中,形成一个个以单位划分的居住单元,新中国建立后少数民族有规模地进入成都定居,就是以这种单位形式进入的,特别是政府机关、教育文化事业单位。这种居住格局不是由经济地位或收入差距导致,而是以职业类型为标准。改革开放后,这种居住格局延续下来且发挥着作用。对于已经居住在成都的不同民族的调查显示,有83%的调查者对在成都生活满意或比较满意。同时,他们也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展现给其他民族。

    三是分散购房定居,纳入社区管理的模式。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城市居住空间在不断地聚集、扩散,以成片、成规模的小区、居住区为主体的居住场所,不同的社会群体对居住需求的差异,使得居住以社区为基本单元,形成了多元化社区类型的居住格局。许多迁居到成都的藏族,将武侯祠及周边作为长期居住地。西藏有购房意愿的人中有60% 以上希望在成都购房,30%以上的藏族干部愿意在成都购房。他们希望在成都居住主要出于三种情况,即养老、子女读书和经商。作为分散定居者,特别是经商和务工两大群体,主要依靠的是社会网络资源,这种社会网络具有乘法效应,可以形成锁链移民现象。这种现象表明,每一个新移民会形成一个很大的潜在移民群,因而在居住上也呈现出小聚居格局。在我们的调查中,当被问及你愿意居住在多民族社区还是单一民族社区时,选择愿意在多民族社区居住者占调查总数的62%,他们认为共同居住的好处是可以学习其他民族的文化,可以交其他民族的朋友;当问及你在学习、生活或者工作中与他民族合作是否感到困难时,55% 的人选择没有困难,认为彼此能够相互理解、相互认同、相互合作,选择有困难的主要集中在语言不通,难以沟通,风俗习惯差异,思想观念差异上。我们在访谈中了解到,那些初来乍到的新人,特别是打工者一般都会面临不适与尴尬,遭遇生存危机,但是他们往往会采取一些应对策略,经过一段时间慢慢适应逐渐好转。这说明移民群体的生存处境较为艰难,此时他们最需要的是因地缘关系形成的民族文化的支撑。这方面,西方社会的做法值得我们分析借鉴。在西方的城市中,尤其是美国城市中最为常见的大量的种族社区、移民社区,成为美国城市社会的基本特征。在美国,隔离特指某一人种或民族与其他人种或民族的分隔。隔离可能是自愿的,也可能是不自愿的,但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是特定群体或职能机构在空间上与其他群体或职能机构的分隔。当然,我国城市出现的民族流动人口聚居区,如北京的新疆村、深圳的苗族聚居区等外来人口聚居住地,并不完全等同于国外的移民社区。民族聚居的格局也不是完全地因种族差别而形成的,呈现出的是一种民族融合的景象且分布于许多城市之中,如南京的七家湾回族社区、西安的北院门回族社区,都是民族融合的典型。

    四是以经商为主租住房屋的模式。在成都市浆洗街及武侯横街,经营少数民族用品的商户约有400 余家,其中藏族经营商户180 余家,主要经营藏民族服饰、手工艺品、图书音像、藏传佛教用品及藏族风味餐饮,为来蓉的藏族同胞提供便利,增进成都市与西藏、甘孜等地区的相互沟通和交流,为促进各民族的交往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街道已成为中外游客旅游场、体验民族风情、购物参观的一道城市风景线。这些大大小小的商家及服务人员大部分租住当地房屋,虽然在城市中居住的这些民族商家对于本民族文化早已有了一致的认同感,但他们同时也坦然地接受了因受城市影响而发生的文化变迁现象,从而使其民族文化具有了多元性,亦使其居住的城市成为多元文化城市。

五是无业流动人口非定居的聚居。改革开放以来,成都市出现了成批从一些州县农村自发流向成都市的无临时户口、无固定住所、无合法职业、无合法经济来源、无生活依靠的流动人口。他们主要聚集在火车南站和天府立交桥一带,活动范围在武侯区城乡结合部及成华区、金牛区城乡结合部。这些人自发聚居成群,昼分夜合,其生活方式及窘境与现代城市生活反差较大。这对于成都市的城市管理、社会治安、民族关系和社会和谐、城市民族工作都提出了严肃的课题。

 

(本文源自《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5期《城市化进程中少数民族居住格局及民族关系的调适——以成都市为例》,原文约5000字;作者魏新春系西南民族大学政治学院副教授。)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