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华县平安村客家民间宗教的基本概况和规范表现

发布时间: 2013-10-18   浏览次数: 812

谢乃煌

    一、平安村民间宗教的概况

    1949 年以前,村民崇拜的神灵有: 姑婆太,关帝,白衣仙娘,大帝爷及土地伯公。除土地伯公照例仅能享用石块砌成的不到一平方米的”( 坛,或叫龛) 外,其他神灵都有较大面积的宫庙。每年祭祖,每五年一次打醮,逢白事(逝者为寿终正寝者,且丧家经济许可) 请和尚作法,这些都体现了村民信仰的混合性和实用性。下面简述一下打醮

 打醮的功用,村民叫施阴人。其完整的表述应当是: 通过施舍上界神和下界鬼,以期得福禳灾。村里头何姓一家是做道场的觋公世家,本村每五年一次打醮作法,必由其主持。开醮前一天,何老大必到全村四角四方作封山镇鬼之法(在山上放置符箓) 。打醮时间选择在秋收之后的冬天某日,地点在村寨中间,河边的稻田里。其时其地,七天八夜,醮台(兼戏台) 高筑,帐幕连片( 部分供任事者作业,部分供村民赌博等娱乐) ,热闹非凡。下面是当前平安村的民间宗教信仰:

    () 姑婆太崇拜

    姑婆太又叫谢圣仙娘。传说姑婆太是明初时人,姓谢,家在距离平安村东北15 公里处,属于双华镇。她芳龄不到20 即为首举兵起义; 在老家高山寨作法,一箭射崩了朱元璋宝座的一角。后朱元璋派兵镇压,姑婆太牺牲。但朱元璋佩服且震惊于其法力,故敕封其为谢圣仙娘。仙娘的总祠庙名英烈庙,位于高山寨。平安村谢氏族人均称呼其为姑婆太。姑婆太的故事在五华、陆河、陆丰、紫金等地均有流传,她已成为一个跨宗族、跨地域的神灵。

    () 大帝爷、白衣仙娘、土地公等神灵崇拜

    大帝爷又叫华光大帝,上世纪八十年代其童子主持重新建宫于平安村东北高寨岽山脚。白衣仙娘和七圣仙娘,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一个好事者主持建宫于平安村西南鱼骨杈坳(白衣仙娘在旧时就存在于平安村,近20 年前属重建,但七圣仙娘不是本村传统神灵,当时才由该好事的村民引进,曾引起不少村民反感) 。至于土地伯公,即土地神,则一贯以来全村多处有小龛表征致敬,即使在1949 1978 年间亦未灭绝。每个坟墓之侧(男左女右) ,也必安土地神牌位。平安村人对这些神灵的崇拜,虽未到达对姑婆太那样的顶礼膜拜程度,但是内心对他们的敬畏,还是判然可鉴(关帝庙在毛时代被毁之后,至今未恢复,本村关帝信仰已基本堙没)

    () 祖先风水神灵崇拜

平安村人跟其他地方的客家人一样,认为祖先去世后并不是当然变成,只要下葬的地方风水好,则可变成荫护子孙的神( 或者即使变成鬼,也是在下界生活安逸、有荫护子孙余裕的高等鬼”; 反之,若风水糟糕,就会成为戕害子孙的伥鬼) 。一般来说,四代以内祖先,祭扫较勤(每年一次) ; 祖先越久远,则祭扫越懈怠。原因之一是,久远的祖先繁衍的人口太多,募捐并召集大家一起祭拜,太麻烦。每次扫墓祭拜,念祝文时,子孙都直言无讳地祈求祖先保佑自己及后代兴旺发达,俨然三牲等祭品是交换的代价。

    二、民间宗教在平安村的规范表现

    () 村民平日言行的规范表现

    平安村普通村民,跟很多地方的乡村村民一样,野而不文,平时说话,污言秽语不绝于耳。但是,对姑婆太、大帝爷、白衣仙娘、土地伯公、祖先神灵,则心照不宣、修口功夫到家,言语不敢稍加亵渎。有个著名的反例: 上世界六十年代破四旧,有个叫谢某如的积极分子,是个杀猪的,拿起一块生猪肉一边涂抹亵弄姑婆太的画像,一边放声嘲笑: “姑婆太,你要是有灵,就将这块肉吃下去; 要是没灵,就别怪我啦,然后将画像摔地下践踏。不久之后,此人即身患重症肝炎黄肿大肚”( 本地人对肝腹水的说法) 而死。从科学角度而言,当然这算是碰巧。但是这一事件震慑了很多人。

    村东北芜陂坑这个地方,山岗上多年来矗立着两棵硕大的松树,下面有个石块砌成的土地伯公坛。人们都管这两棵松树叫伯公树。毛时代烧炭炼钢铁,大队曾怂恿一些积极分子砍伐这两棵树,但愣没人敢动。这两棵树保留至今。附近山陵,早已砍伐干净。

    姑婆太、大帝爷等神灵宫坛,里面长年有油灯、瓜果、碗筷等。这些东西,除了巫觋,其他人不敢擅动( 除非精神病人) 。路过别人家的坟墓(客家话管坟墓叫”) ,不敢对墓地作明显非礼的举动,例如朝它扔石子、大小便或动上面的泥土等。

    () 在村民纠纷解决中的习惯法体现

    近代以前,客家地区民间纠纷解决的方式,有发包投人发誓投告团练局、械斗等。上述在皇权不下县背景下的习惯法解纷方式,目前平安村跟各地一样,在公开层面已大部分被摈弃,但是某种形式的存留仍然可觅。

    1. 纠纷的调解

例一: 甲家一块地与乙家祖先的坟墓相邻,甲地势较高,且正位于乙坟地脑”(坟墓靠背正中) 处。甲在自家地里的某种作业,例如挖粪坑、挖渠或建筑,按《土地管理法》、《物权法》等法规,均无可非议,但从本地风水学问角度而言,这是严重侵害乙家的风水。

类似以上纠纷,若以现行法律解决,要么结果不能为乡俗所接受,要么一着手处理就感到无所措手。上述纠纷,由村干部或者村中年迈老大来调解的话,有如下选择:

(1)搬出碍人地脑是大忌的风水俗规,说服甲停止作业,恢复原状。

(2) 若有一方强烈反对上述调解,譬如例一中的甲,若搬出国家法关于土地使用权的规定作为抗辩依据,调解有破裂危险,则调解主持者的杀手锏有二: 要么刺激当事人,吁其有无胆量到姑婆太宫,在神牌前誓言自己行为的正当性,要么威胁将诉之公论,最大限度散布此消息而让舆论裁判。

    2. 纠纷的裁判

    在少数情况下,包括上述事例中调解不成的情况下,村民的纠纷不得不走向裁判( 但此处的裁判,用国家法语言来描述,仍然属于调解和解范畴)

    例三: 谢科某之妻在菜地里干活时,因地里埋着的一根作固定电线杆之用的拉线漏电,触电死亡事后查明,拉线本应不带电; 但安装电表时,装电表的小铁盒子违规挨着拉线上端,后来电表漏电,通过盒子而使整条拉线带电电表安装已颇有些年头不少人认为当年安装电表的就是本村该片的管电员谢德某,但是谢德某坚决否认,认为当时是镇供电局派来的员工安装的(时间已久,那员工是谁,作为外乡人,当然不可能再找到了) 但很多人指指点点,且丧家强烈怀疑谢德某的话,谢德某忍无可忍,召请相关人士,在旧时打醮做道场的河坝里烧起香火摆起香案,持公鸡斩了鸡头,吁请了姑婆太等神灵,蘸血发了毒誓如此这般,丧家人等,便放弃了对他的追究(此事过后不到两年,谢德某便患肝癌,英年早逝; 村民舆论由此反推其当时发誓的真伪……)

 

    (本文源自《政法学刊》2013年第3期《习惯法视角下的客家民间宗教——以五华县平安村为例》,原文约4500字;作者谢乃煌单位系嘉应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 关闭 ]